历史沧桑立现<

时间:2018-07-05 08:56 来源:http://www.hbshxs.cn

他期待全国政协书院文化调研组能对书院发展起到推动作用,因此推掉了一个重要的学术活动,赶来参加调研组的座谈会。

从1984年本科毕业后到岳麓书院工作,邓洪波已经研究了30年的书院文化,出版了60万字的《中国书院史》。由于深爱书院文化,三句话不离书院,他被朋友们戏称为邓书院。

书院面对的热与冷

究竟以何种形式申遗,岳麓书院边等待时机边讨论。我们随时待命。邓洪波说。

五四之后,包括蔡元培、胡适在内的知识分子很快意识到,废除书院做法过激。毛泽东认为西化教育不仅课程繁琐,而且师生关系冷漠,变成一种买卖关系。其恩师杨昌济是岳麓书院的代表人物,青年毛泽东曾跟随杨昌济寓居岳麓书院很长时间。

2012年2月,韩国国家品牌委员会宣布将为9所书院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岳麓书院随即了解中国书院申遗的可能性,结果发现中国的预备申报名单上列了185个项目,早已是济济一堂,人满为患。中国书院完全还没有排上号。

书院的导师每年最多只能带2名研究生、1名博士,师生关系倍显亲密。邓洪波带的研究生赵瑶杰告诉记者,大家什么事都愿意和邓洪波聊,还曾有小师妹找他商量该不该找男朋友。邓洪波笑说谈恋爱,喝酒,找工作,他们什么都可以找我。

精神胜利法

韩国两年前就开始准备将9所书院联合申遗,他们的书院文化比中国晚几百年,但估计我们只能眼看着对方先得到世界认可,就像当年的江陵端午祭一样。5月23日,在全国政协文史委书院文化保护与传承调研组召开的座谈会上,湖南大学中国书院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邓洪波教授发出感慨。

湖南现存传统书院60余所,数量居全国第一,而位于湖南大学的岳麓书院是唯一纳入现代高等教育体系的古老书院。

近年来,民间书院兴起,其中有些为知识分子所创办,如山东有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张炜创办的万松浦书院,陕西有陈忠实的白鹿书院等,更多的则具备商业背景。

5月28日,邓洪波的两位研究生通过了论文答辩,他感慨地说又嫁了两个女儿。

2005年,邓洪波第一次到韩国,参观了久负盛名的陶山书院、绍修书院和平山书院等,发现它们和中国书院一模一样,只是规模稍小。令他羡慕的是,这些书院都是明代时期原有建筑,牌匾大都是原物,历史沧桑立现。

1901年,光绪帝一纸诏令,改中国书院为西学学堂,传统书院逐渐没落,五四运动后被完全抛弃。

◆本报记者刘敏婕

在国外,他是这么回答的。回到国内,他将这样的回答自嘲为精神胜利法。

书院延续朱张会讲传统,邀请各领域名师前来讲学,很早便通过电视、网络等媒体传播学术文化,影响甚广。

去年5月,邓洪波作为中国唯一代表受邀参加韩国9所书院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论证会。看他表现得很平静,韩国学者追问:2009年,韩国江陵端午祭申报世界无形遗产成功,中国尤其是湖南反应特别大,怎么这次书院申遗,你却没有异议?

韩国如果申遗成功,一定程度上会刺激政府及社会的敏感神经,说不定能助推中国书院申遗。邓洪波有些无奈,中国文化遗产众多,如果政府不重视,书院申遗靠学界呼吁很难获得成功。

全部硕士生都是在书院的明伦堂上课,老师主要讲授传统国学,邀请不同观点的学者讲学,课堂上师生相互讨论。

书院作为一种独特的教育制度,萌芽于唐,兴盛于宋,延续于元,全面普及于明清。千年以来,书院传播学术思想,普及礼乐教化,成为民间知识精英的思想交汇之地。

中国的书院自明代传入朝鲜半岛,现在整个半岛上还有1000多所书院。韩国的千元纸币上印的是陶山书院和其创办人李退溪,可见韩国对书院和儒家文化的珍视。

在他看来,西方教育实际上包括学校和教会两个场所,分别承担专业和人文领域的教育功能。而中国只引进了培养专业人才的学校制度,又废除了承载人文功能的书院,一定程度上导致今日社会的信仰缺失和道德危机。

尽管岳麓书院有心摆脱以论文为中心的大学体制,培养具备自由独立精神的国学人才,但目前难以实现,只能在体制内尽可能恢复书院传统。

岳麓书院是全国迄今为止唯一恢复办学功能的传统书院,设有历史和哲学两个专业,拥有从本科到博士的学位授予权,每年培养数十位国学人才。

(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甲午战争后,中国派了很多人到日本学习,认为日本学习西方才能打败我们。于是废书院改学堂,所有体制都学习西方。邓洪波告诉记者。

现代教育体制实现了人才的标准化、大批量生产,但不利于学生的多样化发展。而书院注重人的教育,培养学生的道德情操和独立精神。邓洪波说。

这种文保+开放+科研+教育的模式,被称为岳麓书院模式,堪称此次全国政协调研组在湘的最大收获。

只要有书在,有理想的读书人还在,书院就有存在的可能和生长的空间,就有再创辉煌的希望。邓洪波说。

目前国学正热,绵延千年的书院文化能否得以复兴,传统书院的自由独立精神如何与现行教育体系相结合,诸多书院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仍有许多值得探索之处。

邓洪波告诉记者,在应天、岳麓、白鹿洞、嵩阳这天下四大书院中,白鹿洞书院和嵩阳书院分别于1996年和2010年作为庐山和登封历史建筑群的组成部分列入世界遗产,因此对书院联合申遗缺乏原动力。

这是邓洪波最担心的状况,如果官方不能支持书院发展,至少不要全面禁止。要给民间书院留一口气,允许民间尝试,任其自生自灭。

同时,岳麓书院维持日常开放,当年门票定为50元时还引来不少争议,但每天依然游客不绝。门票收入归书院所有,在国家基本没有拨款的条件下,维系书院日常运转,包括科研和文物保护的费用,两年前还建成了中国书院博物馆。

邓洪波欣慰于民间对书院的热情,尽管泥沙俱下,但不论其目的如何,总是要推广传统文化的。令他遗憾的是,不少企业和地方政府请他帮助规划书院,但国字号部门却迟迟没有对书院发展表态。

韩国的书院传统比我们保留得好。邓洪波告诉湘声报记者,讲学、藏书、祭祀是古代书院的三大功能,中国书院的祭祀已经中断,而韩国书院则保留得非常完整。

2006年,上海十几位家长开办全日制私塾孟母堂,以传授国学及英文经典为主,使孩子彻底脱离小学教育,但因违法办学被叫停。

面对韩国的书院申遗行动,作为书院文化发源地的中国,势必遭遇又一次刺激。

令邓洪波得意的是,湖大常有老师说,岳麓书院出来的学生看起来就是不一样,可能觉得他们在礼仪、待人接物上令人感觉更舒服,几年的熏陶下来,这种区别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岳麓书院副院长肖永明认为,岳麓书院的保护和恢复,并不能仅停留于为世人提供一个缅怀历史的静止文化遗迹,而是要复兴古老书院的教育传统,实现湖湘文化的继承与发展。

天下书院是一家,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邓洪波没有说出口的是,书院的源头在中国,韩国书院的成功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成功。

岳麓书院模式

中国书院发源地,我们该如何作为?